“我这治法历史悠久包治百病,你干嘛不相信”

射雕英雄传》里,郭靖的结拜兄弟,是成吉思汗四子拖雷,众所周知。

历史上,拖雷权柄曾大到这地步:成吉思汗病逝到窝阔台即位,中间有两年时间;那两年,拖雷监国。

又三年后,拖雷逝世,年方四十一岁,死法让人啧有微辞,按《元史》:

“五月,太宗不豫。六月,疾甚。拖雷祷于天地,请以身代之,又取巫觋祓除涤疾之水饮焉。居数日,太宗疾愈,拖雷从之北还,至阿剌合的思之地,遇疾而薨,寿四十有一。”

——窝阔台生病了,拖雷祷天地,希望自己代替窝阔台生病,于是喝了巫医给的水;过了几天,窝阔台病好了,又过了段时间,拖雷病逝。

《蒙古秘史》里,说得还多些:巫医认为窝阔台得病,是因为水土之灵使然,得有他一个家庭成员来替他才行。拖雷就替了。

“我这治法历史悠久包治百病,你干嘛不相信”

我总觉得这里似乎有点猫腻,但又不敢说。

毕竟在蒙古体系里,巫医历史悠久,地位极高,没法说。而且蒙古历史上许多土方医法,据说真医好过许多病例。

蒙古历史上没有郭靖,却有个大将郭侃;郭侃的祖父郭宝玉,为成吉思汗战功赫赫。

据说他攻打撒马尔罕城时曾受重伤,流血不止;成吉思汗命人剖开一头大牛,把郭宝玉塞进牛肚子里,就好了——据说这叫腹罨,可以靠刚死掉动物的血和体温帮助凝血。我很怀疑不止一个文明里,有这种操作法。

像《荒野猎人》里就有过;《星战》正传第二部里,冻僵失温的卢走天,也曾被塞进过外星生物的肚子。

所以咯:

怕的不是完全治不好,而是真真假假恍恍惚惚:

有的治得好,有的治不好。有的牛肚能治病,有的神水要人命。

当然,又不止蒙古有类似神奇传说了。

欧洲中世纪,某些地方的教会管得特别宽:管天管地管空气,夫妻进了被窝都要管。有些地方规定,男欢女爱,只能用传教士体位——倒不是因为传教士体位多适合受孕,而是,据某些神学家的说法,这是唯一一个“动物们不用,只有人类专属”的体位。

有位叫埃里克·波克威茨先生写道:

祭司会警告夫妻,如果用了不恰当的体位行房,生下来的孩子,不是残疾就是麻风病!”

但中古欧洲,许多普通妇女却忙着避孕。细想却也不难理解:古代既无避孕方式,营养条件又糟糕,果腹犹难。晚上又没电灯,油灯熏眼,蜡烛昂贵。男女之间也没啥其他娱乐,一来二去,很容易就怀孩子。中古欧洲贫民生个孩子,也是折腾掉半条命。没有高糖高蛋白的饮食来补充,孕妇憔悴疲惫,还有生命危险,孩子死亡率又高。富贵家庭可以锦衣玉食地生孩子,生了也不愁养,普通人家妇女,恨不能少生几个。所以中古欧洲妇女有些偏方,当然也不科学:

——将莴苣叶子放进男人枕头,祈祷念诵。

——绑个牛睾丸什么的在脖子上,当做项链。

——从妓女们那里打听来秘诀,将海绵或布浸泡在醋里,然后用来擦洗身体关键部位。

中世纪后期,许多西欧人相信,薄荷茶可以堕胎,薄荷油可以导致子宫收缩,蕨类植物的根弄成汁也可以用来堕胎。

这种药为何会高价呢?因为做这些的,都是些大忽悠老婆子。为了加强自身权威,号称巫医。自然,做这行风险并不低:中世纪基督教憎恨堕胎,憎恨女巫。被抓到,二罪并罚,很容易就没命了。

而怪异的药物,又不止于此。

物以稀为贵,中世纪欧洲特别崇奉东方香料,把肉桂生姜们奉为至宝。东西一稀少,人就爱幻想,把香料都想像得神通广大。按说胡椒之类,也就是温热,没有剧烈影响神经系统反应速度的功效,但温热能让人起性,加上安慰剂效应,也哄得动人,所以越传越神。

中世纪,一大票欧洲人相信:生姜、胡椒、桂皮等合成的汤剂,给男人喝可以壮阳;给姑娘两腿间抹上,能助双方快乐似神仙。

1610年托马斯·道森在《夫妻食物精选》里大忽悠,说酒熬土豆,加红枣椰子、麻雀脑袋、玫瑰水、糖、桂皮、生姜、丁香、肉豆蔻皮和甜奶油,合起来就是超级神秘催情药——细看来,纯粹是欺负那时代资源短缺,能凑齐这些的人屈指可数,没法证伪。

阿拉伯有位阿里伯·伊本·赛伯认定:生姜、胡椒、石榴花和鸡蛋等一堆东西,掺合了也能引发爱情。

11世纪有位学者阿勒加扎利说,肉粥拌胡椒能增强性能力。

到18世纪,英国还有农妇相信,肚子上抹丁香能帮怀孕,洞房前得喝牛奶蛋黄砂糖桂皮肉豆蔻酒,然后才能夫妻欢好、多子多孙。

“我这治法历史悠久包治百病,你干嘛不相信”

您一定已经发现了这里头的荒诞。

与现代循证医学对应的,是世界各地颇有传奇色彩的传统医学

里头有许多法子极有效,但也有些法子,经不起推敲。

我个人认为,一种相对科学的观点,是相信科学,对症下药。

我爱我家》有一集叫《家庭吉尼斯》,爷爷吹嘘说自己贡献最大、威望最高,被12岁的孙女儿贾圆圆反驳:

“科学懂么?必须是能够测量的,具有可比性的。”

我是比较支持圆圆的,毕竟水土之灵,我不太懂;医疗化验单上的数据却是历历在目的;听医生解释几句,我这种外行也能凑合理解。

老友记》里有一集极有趣:

Ross腰间长了个怪东西,到医院找医生,医生不知道那是个啥,不敢下手;Ross去找了个巫医,巫医说要用爱来感化它,指手画脚一番,最后手表不小心蹭到,把那玩意给刮掉了;该说巫医是真有效是吧?那集结尾,Chandler和Joey慕名抱了鸭子来治病,巫医出主意:

“能不能让它吃蝙蝠?”

吓得鸭子嘎嘎叫。

“我这治法历史悠久包治百病,你干嘛不相信”

我完全相信,巫医们偶尔,甚至经常可以替我解决医生束手无策的难题,也相信郭宝玉的伤确实被牛肚子治愈;但如果我此刻受了外伤流血不止,第一反应肯定还是消毒、找绷带纱布,而不是杀一头牛自己钻进肚去,或者捉蝙蝠吃,或者喝巫医给我的神水——牛和蝙蝠肯定也同意我的观点,巫医则大概会不太喜欢我。

毕竟我死不死主要是我的事,但质疑了他的神水,伤的可是他的权威呢。

天丞健:健康使者,传承健康,守护爱。

关注微信公众号“ 天丞健 ”

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 ssrs225@163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
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chaoyi56.com/18042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