尘海仙踪_顶点?万界仙踪详情介绍!

青年并没有在意白虎那自大的语气,反而半开玩笑地拱了拱手,说:那就先谢谢虎兄了。

说完青年抬头看了一眼大殿出口,总觉得那边看起来有些古怪,再一想到巨轮吞噬群兽的样子就有些不舒服,于是对白虎说:虎兄,我们要不先在这大殿里面找找,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,实在不行再去殿门外看看?

白虎似乎也是对那巨轮不太喜欢,呜噜了一声,算是答应了。

说起来这大殿颇为奇怪,不仅极高,而且极大,除了四周墙壁之外,连寻常支撑大殿的柱子都没有,显得极为空旷,也不知是如何修建的,不过查看起来倒是方便。

很快,两人就发现正对殿门右边的角落里有个小殿,两人走到近旁,看见里面似乎有人。

青年略一犹豫,说:我去敲门看看。

说完,青年缓步走上前去,先是停了停,深吸了一口气,稳了稳心神,这才抬手叩了叩门,还没来得及说话,门内一位老者的声音就响了起来:咦,你今日怎么来得这么早?自己进来吧,门又没锁,还要老人家我来给你开门,请你进来不成?

青年听到这个声音不由得松了口气,虽然还没看到人,依然下意识的拱手行礼道:老人家,打扰了。晚辈等方才醒来就身处这座大殿,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敢问老人家,这里是哪里?我们要如何回去?

只听咦的一声,门忽然开了,一位身形瘦削的老者正站在门口,一身青黑色长袍,上面以暗金丝线绣有花纹,一头花白头发用玄色暗金纹的头冠一丝不乱地束成发髻,长髯飘飘,看起来仙风道骨。

老者看着青年有些疑惑地说:嗯?怎么会有人被送到兽殿来了?接着看到青年身旁的白虎正眼神警惕地盯着自己,又说:还有只小老虎?这是你的灵宠?说着看了青年一眼。

青年还没来得及回话,白虎先不乐意了,低吼道:你这老头儿怎么说话呢?谁是灵宠?边吼边弓背张爪,作势要扑。

青年一看不妙,急忙一蹲身搂住了白虎,抬头向老者解释道:老人家,这位虎兄不是晚辈的灵宠,我们是刚刚在这大殿里遇见的。

老者见到白虎这气势汹汹的样子却一点都没有要躲避的意思,只是有些惊讶地说:你这小老虎居然会说话?灵智不低啊,不过这脾气可也不小。

老者边说边饶有兴趣的打量着这一人一虎,忽然注意到青年搂住了白虎,不禁咦了一声,嘴里小声自语:禁制坏了?

说着老者急忙转头往大殿里看去,同时一抬左手,手中出现了一个圆盘,右手掐了个法诀往圆盘上一点,圆盘上立刻浮出无数发光纹络,老者仔细的观察了一阵,松了口气,说:没坏啊。说着一翻手,圆盘便消失不见了。

收好圆盘后,老者目光又转回到两人身上,上上下下地打量起来,忽然看见两人额头的印记,此时印记已不再闪光,但尚未完全隐没,仍依稀可辨,老者仔细看了看,笑着说:还说不是你的灵宠,魂契都在呢,难怪禁制不起作用。

说到这儿,老者像是发现了什么,脸上浮现出几分惊讶的神色,说:欸,不对啊,就算你们在人间界结了灵宠契约,辞世之时身死道消,契约就该解了,怎么会有魂契?

白虎因为老者说它是灵宠,一时生气就要扑过去,青年自然是要拦住它,两人本来正一个扑一个拦地推攘着,听了老者的话不约而同地停下动作,抬头看向老者,一时间都愣在了在当场,就好像被施了定身咒一般。

青年怔怔地看了老者好一会儿,才有些艰难地开口问:老人家,您方才说什么?人间界?身死道消?什么意思?他说这话时脸色虽然还算平静,但声音喑哑,似乎花费了莫大的力气。

老者看着这一人一虎,收敛了笑意,目光中带了一丝丝同情,温和地说:别紧张,你们仔细回想一下,可还记得出现在这里之前发生了什么?

青年皱眉沉吟了一会儿,忽然有些恍惚:我,我……什么都想不起来了。边说边下意识地看了白虎一眼。

白虎原本正歪着头在想什么,见青年看向他,立马一扬头,翻动眼珠斜瞪了青年一眼,假装镇静地说:看什么看,小爷我大概方才睡得有些迷糊,一时半会儿也想不起来之前发生过什么事了。

老者听了这话,捻了捻自己的胡须,若有所思地说:原来如此,看来你们俩辞世前怕是经历了些什么事,伤及神魂,灵智一时被封,才会被误送到这里。好在你们俩及时醒转,不然的话,要是跟那些没开灵智的魂魄一起被牵引去了轮回可就亏大喽。

说到这里,老者微微皱了一下眉头,看着青年说:看你们俩这样,这神魂之伤不轻啊,你们真的什么都想不起来了?

青年苦笑了一声摇摇头说:晚辈什么都想不起来,就连自己是谁也想不起来了。说罢又半是询问半是期待地看向白虎。

白虎先是鄙夷的看了青年一眼,接着又忽然泄了气,耷拉着耳朵有些不情不愿地说:我也想不起来了。

老者看了看他们,挥了挥手说:好了,别在门口站着了,先进来坐下再说吧。说罢转身进了屋。

进门是一间会客厅,并不大,陈设也很简单,正对门是一排紧闭着的窗户,靠窗的位置摆放着一张书桌和一把椅子,书桌上面堆放着一些书籍。

屋子中间摆了一个四方桌,四周放着四把椅子,桌椅都是暗红色,上面雕刻着精美的花纹,带有温润光泽,不知是什么材料做的。

桌上有套茶具,还有一个小炉上正煮着一壶茶,冉冉水汽从壶中升起,一阵似有似无的茶香缓缓散出,让人生出一种身处空山幽谷的安宁感觉。

老者进了屋走到桌边,冲桌椅挥了挥手,对青年说:随意坐吧。边说边取了个杯子给青年斟茶。

青年应了一声,行了个礼,走到老者对面下首坐下了,见老者替自己斟茶,又急忙起身垂首道了声谢,用双手接过茶杯。

老者本想叫他随意些,转念一想,看青年这身装束,还有这白虎灵宠,多半是仙门大家的子弟,大概平时就是这样的规矩,也就没开口。

游戏工作室,提供专业化运营,获得高回报!

关注公众号“币宇”

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 ssrs225@163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
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chaoyi56.com/23645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