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国演义免费阅读完整版?三国演义电子书完整版免费阅读!

人民文学社《三国演义》1973版整理得失谈

三国演义免费阅读完整版?三国演义电子书完整版免费阅读!

三国演义免费阅读完整版?三国演义电子书完整版免费阅读!

三国演义免费阅读完整版?三国演义电子书完整版免费阅读!

建国以来印量最大的《三国演义》版本,当属人民文学出版社1973年12月版的本子,该版作为人民文学社所出之《三国演义》第三版(1955年11月出第一版,1957年1 月出第二版),截止2016年7月,已经印行52次,印数多达1238450套。这个本子似乎是五十年代后期直到文革、甚至文革结束后的一段长时期内,国内唯一的《三国演义》本子,其整理,又似乎与毛主席当年的指示有关——它所具的权威性,更促进了其书的流行。

该版《三国演义》,所依据的底本,是清初毛纶、毛宗岗父子修订的本子,整理者自言:“历次整理,都是采用毛宗岗本为底本”。整理者的宗旨是:“希望整理过的毛本能成为错误较少、更利于阅读的一个通行本”(见该版《三国演义》前之《关于本书的整理情况》)。笔者最近将这个本子与毛纶毛宗岗本(以下简称毛本)认真对照后发现:该版《三国演义》虽纠正补充了毛本原文中的一些错误和不足,但似乎也“整理修订”出了另外的一些问题和不足,其中不乏一些带“规律性”的普遍的东西。由此产生疑问:当年《三国演义》的整理者,从事这项工作时,是否存在一些成文或不成文的“整理原则”?或许就是这些“整理原则”或“整理理念”,形成了我们今天所见到的这个第三版《三国演义》的“基本样貌”?包括一些较明显的不足和缺撼?

为客观起见,今将人民文学社1973年版《三国演义》与毛本原文对照之后所得的一些粗浅感受列之于下,希望读者能公同鉴识。

一、是否有为突出某种思想宣扬某种理念而加改字句?

第五十回写曹操赤壁之败后,遭遇华容道的艰难行军,毛本原文有两句描写:“操喝令人马沿栈而行,死者不可胜数”,但人民文学本在此两句前加了十个字:“此时军已饥乏,众皆倒地”,并将“沿栈而行”二字改为“践踏而行”:成“此时军已饥乏,众皆倒地。操喝令人马践踏而行,死者不可胜数”。整理者这一改,效果与前完全不同:读者读后,对曹操的奸恶和为逃得自己性命不顾士兵生死的残酷无情,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,其“宁教我负天下人,不教天下人负我”的个性显得昭然若揭,极其典型。

二、未做充分学术考察明显的错改或不当之改

1.加文错误:

第三回写董卓控制朝政,欲废少帝另立陈留王为帝,卢植劝谏。“卓大怒,拔剑向前欲杀植”。毛本原文:“议郎彭伯谏曰:‘卢尚书海内人望,今先害之,恐天下震怖。’”人民文学本在“议郎彭伯谏曰”前又加“侍中蔡邕”四字,成:“侍中蔡邕、议郎彭伯谏曰”。按加“侍中蔡邕”四字,完全错误。因下一回(第四回)写董卓废少帝立献帝后:“李儒劝卓擢用名流,以收人望,因荐蔡邕之才。卓命征之,邕不赴”。知第四回后,董卓才下令征蔡邕到洛阳,蔡邕也未痛快前来。而这一回中的蔡邕,尚在其家乡高卧,不在洛阳也。

2.未仔细审读毛本原文致错误之改

(1)第一百回写道:

却说曹真心中不信蜀兵来……只等十日无事,要羞司马懿。不觉守了七日,忽有人报谷中有些小蜀兵出来。真令副将秦良引五千兵哨探……秦良领命,引兵刚到谷中……四壁厢喊声大震,前面吴班、吴懿以兵杀出,背后关兴、廖化引兵杀来……秦良死战,被廖化一刀斩于马下。孔明把降卒拘于后军,却将魏兵衣甲与蜀军五千人穿了,扮作魏兵,令关兴、廖化、吴班、吴懿四将引着,径奔曹真寨来。先令报马入寨说:“只有些小蜀兵,尽赶去了。”真大喜。忽报司马都督差心腹人至。真唤入问之。其人告曰:“今蜀兵用埋伏计,杀魏兵四千余人,司马都督致意将军,教休将赌寨为念,务要用心堤备。”

毛本原文“今蜀兵用埋伏计杀魏兵四千余人”:人民文学本则将这句改成:“今都督用埋伏计杀蜀兵四千余人”,违背了原文故事情节发展的逻辑,极错误。因为前写曹真所派秦良军五千人被蜀军杀败,曹真不知,此为司马懿派人告诫曹真语。《三国演义》整理者未仔细阅读毛本而乱改,致成此错。

(2)第一百二十回,写杜预伐吴得江陵,毛本原文:“遂得江陵,于是沅、湘一带,直抵黄州诸郡,守令皆望风赍印而降。预令人持节安抚,秋毫无犯。遂进兵攻武昌,武昌亦降。”不知为什么?人民文学本竟将原文“直抵黄州诸郡”,改为“直抵广州诸郡”?!这个错误错得极其离谱。因杜预攻占江陵后,方才进兵武昌。武昌还未下,“广州诸郡”之守令怎就能望风皆降?

3.考证史籍有误导致人名错改:

第五十三回写孙权在太史慈死后,“养其子太史享于府中”。毛本原文无错,但人民文学本把“太史享”改为“太史亨”,实错。按查《三国志·太史慈传》等史籍,太史慈之子名字就叫“太子享”,没有必要改为“太子亨”!

4.妄改字词所致的错误与缺撼:

(1)第十七回,写袁术派七路军马进攻吕布,吕布急召众谋士商议。陈宫认为:“徐州之祸,乃陈珪父子所招,媚朝廷以求爵禄。今日移祸于将军。可斩二人之头献袁术,其军自退。”吕布听其言,命擒下陈珪、陈登。陈登大笑:“何如是之懦也!吾观七路之兵,如七堆腐草,何足介意!”吕布曰:“汝若有计破敌、免汝死罪。”陈登曰:“将军若用愚夫之言,徐州可保无虞。”

  “愚夫”二字,人民文学本改为“老夫”,极错。按陈登是与他的父亲陈珪一起被吕布“擒下”的,如他自称“老夫”,与他的年龄身份不符,在其父陈珪面前,何来“老夫”之称?

(2)第三十、三十二、四十二、五十一、五十七等回中出现的“为犄角之势”、“以为犄角之势”、“犄角之援”等,人民文学本“犄角”一律改作“掎角”。按:两字虽有时相通通用,但用原字似乎更恰当,大可不必改。

5.省略错误:

第四回“只见伯奢驴鞍前鞒悬酒二瓶”:人民文学本省略“鞒”字。按“鞒”,单指马鞍前之突起部分。

但有的明显错误,则未加以改正,如第112回毛本原文:“却说司马昭闻诸葛诞会合吴兵前来决战,乃召散骑长史裴秀、黄门侍郎钟会,商议破敌之策。”

按三国两晋官名中无“散骑长史”之职。《晋书·裴秀传》称裴秀:“历文帝安东将军及卫将军司马,军国之政,多见信纳。迁散骑常侍。帝之讨诸葛诞也,秀与尚书仆射陈泰、黄门侍郎钟会以行台从,豫参谋略。”按“散骑长史”,实为“散骑常侍”之音讹,人民文学本未能加以改正。

三、查无根据且效果难胜原文之改

第一回:

“作事不密”:人民文学本改“作”为“机”。

“英雄发颖在今朝”:人民文学本改“发颖”为“露颖”。

第二回:

“当日轻慢了玄德”:人民文学本改“轻慢”为“怠慢”。

第四回:

“皇帝海内仰望”:人民文学本“皇帝”后加“承嗣”二字;“仰望”改为“侧望”,作“皇帝承嗣海内侧望”。加“承嗣”无必要,“侧望”改得更不恰当。

“宜承皇业”:人民文学本改“皇业”为“洪业”

“倘有驱使”:人民文学本改为“如有驱使”。

“布领令而去”:人民文学本改“去”为“出”。

  “且至后院中审究”:人民文学本“且”作“直”。

  “原来是个狠心之人”:人民文学本“狠心之人”改为“狼心之徒”。

第五回:

“英雄玄德掣双锋”:人民文学本“英雄”改为“枭雄”

第八回:

“丁香舌吐衔钢剑”:人民文学本“衔钢剑”改为“衡钢剑”。

第九回:

“吕布奔出”:人民文学本“奔出”作“奔走”。

“卓裹甲不入”:人民文学本“裹甲”改为“衷甲”。

“伤膺堕车”:人民文学本“伤膺”改为“伤臂”。

“膏油满地”:人民文学本“膏油”改为“膏流”。

“以赎其罪”:人民文学本改“罪”作“辜”。

“忠心贯斗牛”:人民文学本改“忠心”为“忠诚”。

第十五回:

“无半点儿差漏”:人民文学本改“差漏”为“渗漏”。

第十六回:

“这边纪灵忿忿”:人民文学本“忿忿”改为“不忿”。

四、无版本依据或难从史籍中找到证据之人名改、国名改、人称改

1.人名之改:

(1)第十三回四处提到郭汜之字,毛本原文均作“郭亚多”:,如“郭亚多安敢如此”、“郭亚多盗马贼耳”、“足胜郭亚多否”、“今郭亚多劫公卿”。人民文学本“郭亚多”均改为“郭阿多”。似乎认为郭汜字“多”故改之?但郭汜之字为何?史籍上确查考不出。

(2)第五十二回赵云桂阳,桂阳太守赵范手下有一个将军“鲍龙”,其名共出现四次:“鲍龙愿领兵出战”、“鲍龙曾射杀双虎”、“范急唤陈应、鲍龙商议”、“鲍龙曰”。人民文学本均改“鲍龙”为“鲍隆”。按“鲍龙”或“鲍隆”,有关史籍均查不出其人,当是小说中之虚构人物。人民文学本“龙”改为“隆”,似无必要。

2.人称之改:

(1)第十八回对袁术的称呼:“愿明公详之”、“明公不相救”、“亦非明公福也”,人民文学本“明公”一律改为“明上”,并加注解。

(2)第七十八回4处对刘备的称呼:“主上且宜保养尊体”、“令主上归怨于吴也”、“主上只宜按兵不动”、“久知天命已归主上”,第八十回5处对刘备的称呼:“主上乃汉室苗裔”、“主上不即帝位”、“今天下无不欲主上为君”、“主上既允”、“主上平定四海”,人民文学本“主上”均改为“王上”。。

3.国名之改:

第九十回诸葛亮南征孟获,出现了一个史籍难查的国名“乌弋国”:如“遂投乌弋国”、“离乌弋国望东北而来”、“惟乌弋国人饮之”、“孟获请乌弋国主”、“乌弋国主引一彪藤甲军过河来”、“某素闻南蛮中有一乌弋国”、“却说孟获与乌弋国主兀突骨曰”、“使乌弋国之人不留种类者”。以上各校文中的“乌弋国”,人民文学本一律改为“乌戈国”,但遍查史籍,查不出根据。

4.武断之改

第十九回曹操征吕布,“操设一大宴犒劳诸将,操自居中,使陈珪居左、玄德居右,其余将士,各依次坐。”

“使陈珪居左、玄德居右”,人民文学本改为“使陈珪居右、玄德居左”,不知何据。

5.难查依据之增删字句

第六回写董卓挟汉献帝西迁长安,曹操带兵追击,中了徐荣的埋伏,曹操“聚集残兵五百余人,同回河内”。人民文学本在此句后加“卓兵自往长安”六字。

第九回王允、吕布设计除董卓,卓从郿坞出发,“卓入辞其母”。人民文学本此句后加“母时年九十余矣”。

第十二回写曹操濮阳城中吕布埋伏,欲将计就计,赚吕布来攻:“诈言我被火伤,火毒攻发五更已经身死”:人民文学本删除“火毒攻发五更”六字。

五、考证史籍后对书中涉及之人、官、地名加以“改正”,但据小说之虚构本质实无改之必要

1.改人名

如:第六回“桓楷”改“桓阶”,第十回“荀昆”改“荀绲”,第六十二回 、第六十三回“雷同”改“雷铜”,第七十一回“董纪”改“董祀”,第一零八回“刘略”改“留略”,第一一一回 “周太”改“州泰”。

2.改官名

第一一零回毛本原文“扬州刺史、镇东将军、领淮南军马毌丘俭”,人民文学本”扬州刺史“改为“扬州都督”。按《三国志·毌丘俭传》:“诸葛诞战于东关,不利,乃令诞、俭对换。诞为镇南,都督豫州。俭为镇东,都督扬州。”是据毌丘俭此时官职“都督扬州”而改。

毛本原文“又遣豫州刺史监军王基”,人民文学本”豫州刺史“改为“荆州刺史”。按《三国志·王基传》曾记王基:“出为荆州刺史。加扬烈将军,随征南王昶击吴。”又云:“钦等已平,迁镇南将军,都督豫州诸军事,领豫州刺史,进封安乐乡侯。”是人民文学本所据之改。

毛本原文“加(诸葛诞)为征东大将军”:人民文学本改为“加(诸葛诞)镇东大将军”。按《三国志·诸葛诞传》:“太傅司马宣王潜军东伐,以诞为镇东将军、假节都督扬州诸军事。”又记云:“吴大将孙峻、吕据留赞等闻淮南乱,会文钦往,乃帅众将钦径至寿春……诞遣将军蒋班追击之,斩赞,传首,收其印节。进封高平侯,邑三千五百户,转为征东大将军。”是“镇东”“征东”两“大将军”诸葛诞均任过。人民文学本则据诸葛诞所任前官改“征东”为“镇东”。

3.改地名

第一一六回写姜维“请降诏遣左车骑将军张翼领兵守护阳平关”,钟会“自引大军取阳平关”,“钟会得了阳平关”,“魏兵宿于阳平城中”,“时阳平关已被钟会所取”:以上五处“阳平关”,人民文学本均改为“阳安关”。据一些学者考证:查找“三国”史籍,“阳平”见诸记载,始于建安二十年(公元215)曹操征张鲁,终于蜀汉建兴五年(公元227)春诸葛亮出屯汉中,营沔北阳平石马。建兴七年冬,诸葛亮筑汉、乐二城,阳安关开始取代阳平关的防御地位。此当是人民文学本将“阳平”改为“阳安”的原因。但小说似与历史考证有别,故仍存原本为好。如依此考证为准,《三国演义》需改之地名,又有多少?简直无可数计!

六、数字词的变更

1.“三更”还是“二更”?“二更”还是“三更”?

(1)“三更”变“二更”,例如下列三处:

第三回毛本原文“约三更时分”:人民文学本“三更”改为“二更”,不知何据。

第四九回毛本原文“只在今晚三更”:人民文学本“三更”改为“二更”。

第二九回毛本原文“是夜三更”:人民文学本改“三更”为“二更”。

(2)“二更”改“三更”例如下列二处:

第一零二回毛本原文“原来三更时阴云暗黑”:人民文学本“三更”改“二更”。

第一一六回毛本原文“次夜二更”:人民文学本改为“次夜三更”。

2.“三千”还是“二千”?“二千”还是“一千”?

(1)“二千”变“三千”的例:

第四九回毛本原文“你可领二千兵”:人民文学本“二千兵”改为“三千兵”。

同样是本回,毛本原文“唤凌统领二千兵”:人民文学本“二千兵”改为“三千兵”。

第一一八回毛本原文记灭蜀后得“金银三千斤”:人民文学本“三千”改为“二千”。

(2) “二千”变“一千”的例:

第一一七回毛本原文“曾拨二千兵守此险隘”:人民文学本“二千”改为“一千”。

3.“三百”还是“二百”?“三十”还是“二十”?“二十”还是“十五”?

(1) “三百”变“二百”:

第五回毛本原文写诸侯之兵“连接三百余里”:人民文学本“三百”改为“二百”。

第二十八回毛本原文“夏侯惇领二百余骑”:人民文学本“二百”改为“三百”。

(2)“三十”变“二十”:

第七十回写张飞张郃交战,毛本原文“战到三十余合”:人民文学本“三十”改为“二十”。

(3)“二十五”变“一十五”:

第九十四回写曹真向西羌国王求救伐蜀,毛本原文:西羌国王彻里吉“命雅丹与越吉元帅起羌兵二十五万”,人民文学本“二十五万”改为“一十五万”。

七、人称代词之改

1.第一人称之改:“吾”还是“我”?

(1)“吾”改为“我”的例:

第一回毛本原文“吾庄后有一桃园”:人民文学本改“吾”为“我”。

第九回毛本原文“吾亦欲除此贼久矣”:人民文学本“吾”改为“我”。

第三十七回毛本原文“吾等非卧龙”:人民文学本“吾”改为“我”。

第四十回“子龙是吾故交”:人民文学本“吾”改为“我”。

第四十二回“吾向曾闻云长言”:人民文学本“吾”改“我”。

第四十七回“汝要说吾降”:人民文学本“吾”改为“我”(同在四十七回,有一处是“我”改为“吾”)。

第四十九回“使吾晓夜不安矣”:人民文学本改“吾”为“我”。

第七十六回“吾生不能杀此贼”:人民文学本“吾”改为“我”。

第八十三回“吾军若动”:人民文学本“吾军”改“我军”。

(2)“我”改为“吾”的例:

第十八回“然我计划已定”:人民文学本改“我”为“吾”。

第二十九回“我闻汝将于神仙下于缧绁”:人民文学本“我”改为“吾”。

第三十三回“本初问我曰”:人民文学本“我”改为“吾”。

第四十七回“子翼何故欺我太甚”:人民文学本“我”改为“吾”。(注意:同是四十七回,有一处是“吾”改为“我”)

第四十八回“若非天命助我”:人民文学本改“我”为“吾”。

第八十八回“丞相若肯放我弟兄回去”:人民文学本“我弟兄”改“吾兄弟”。

2.第二人称之改:“你”还是“尔”?

(1)“你”改为“尔”:

第十三回“你乃反贼”:人民文学本改“你”为“尔”。(注意同在本回,有一处是“尔”改“你”)

第二十二回“你乃何人”:人民文学本“你”改为“尔”?

第二十五回“留你何用”:人民文学本“你”改为“尔”。

第六十二回“你等无罪”:人民文学本“你”改为“尔”。

第六十五回“既你肯写文书”:人民文学本“你”改为“尔”。

(2)“尔”改为“你”:

第十三回“尔如何擅自放了过去”:人民文学本改“尔”为“你”(注意同在本回,有一处是“你”改“尔”)。

(3)“汝”改“你”:

第十四回“汝恰才吃了”:人民文学本改“汝”为“你”。

第八十九回“汝今番又被吾擒了”:人民文学本“汝”改为“你”。

第九十四回“汝曾见二伯父否”,“汝何由知之”:以上人民文学本“汝”均改为“你”(注意同一回对比)。

(4)“你”改“汝”:

第八十八回“吾丞相饶你性命”:人民文学本“你”改为“汝”。

第九十四回“吾今放你回去”:人民文学本改“你”为“汝”。(注意同一回对比)

八、多样杂乱的人名校改

1.原本人名省姓者加姓

第九回“布入贺”:人民文学本“布”作“吕布”。

第十四回“昔晋文公纳周襄王”:毛本原文“文公”前无“晋”字。

第十八回“宫令搜其身”:人民文学本“宫”前加“陈”。“只见飞方出城”:人民文学本“飞”前加“张”。

2.名姓都全者去姓

第九回“必杀刘备矣”:人民文学本“刘备”作“备”。“牛辅乘李肃不备”:人民文学本无“李”字。

第十五回“刘繇自领兵于神亭岭南下营”:人民文学本删除“刘”字。

第十九回“曹操不见有甚褒赏”:人民文学本删除“曹”。

3.姓改为名或名改为姓

第十二回“将到曹寨”:人民文学本改“曹”为“操”。

九、有规律可循之同义词之改

1、“款待”为“管待”

第一回“置酒款待”:人民文学本改“款待”为“管待”。

第六十五回:“玄德在城上款待马超吃酒”:人民文学本“款待”改为“管待”。

2、“相议”为“商议”

第二回“与县吏相议”:人民文学本改“相议”为“商议”。

第七回“聚帐下程普、黄盖、韩当等相议”:人民文学本“相议”改为“商议”。

3、“迫”为“逼”,几无例外

校点19处,涉及共十五回,略举几个:

第六回“何强相迫”:人民文学本“迫”作“逼”。“相迫邻郡”:人民文学本“迫”改为“逼”。

第九回“恐为所迫”:人民文学本“迫”改为“逼”。

第十回“公何相迫之甚也”:人民文学本改“迫”为“逼”。

第十六回“言被吕布追迫”:人民文学本改“迫”为“逼”。

4、“河”为“壕”,几无例外

校点十个,涉及共九回,略举几个:

第七回“将至河边”:人民文学本改“河”作“壕”。

第十一回“贼众赶到河边”:人民文学本改“河”为“壕”。“近河”:人民文学本改“河”为“壕”。

第十五回“亲到城河边”:人民文学本改“河”为“壕”。

5.改“兵”为“军”

第十八回“日间只引兵攻西北角”:人民文学本改“兵”为“军”。也是十八回:“曹兵急退”,人民文学本改“兵”为“军”。

十、双音词或双音以上词的词序颠倒

1.双音词颠倒的例子最多

如:

第二回“二兄便要住在此”:人民文学本改“便要”为“要便”。

第七回“却弃樊城”:人民文学本“却弃”改为“弃却”。

第十三回“承、奉见贼急追”:人民文学本改“急追”为“追急”。

第十四回“操见昭语言投机”:人民文学本改“语言”为“言语”。

第二十一回“恨操爪牙多”:人民文学本改“爪牙”为“牙爪”。“玄德出迎”:人民文学本改“出迎”为“迎出”。

第二十二回“操因缘睚眦”:人民文学本改“睚眦”为“眦睚”。“臧霸把守青、徐”:人民文学本改“把守”为“守把”。

第二十五回“而兄即死战”:人民文学本改“死战”改为“战死”。

第二十六回“恐有漏泄也”:人民文学本“漏泄”作“泄漏”。

第二十七回“封金挂印还纳丞相:人民文学本“还纳”改为“纳还”。“关公猛勇”:人民文学本“猛勇”改为“勇猛”。

第二十八回“有数十骑来的甚紧”:人民文学本“数十”作“十数”。

第三十四回“今容其住居城中”:人民文学本“住居”改“居住”。“玄德自知失语”:人民文学本“失语”作“语失”。

第三十六回“即展生平之大才以辅之”:人民文学本“生平”改“平生”。

第四十一回“子龙此去,必有事故”:毛本原文“事故”作“故事”。

第四十五回“我自引一万军马”:人民文学本“军马”改为“马军”。“不知事体何如”:人民文学本“何如”改为“如何”。

第四十九回“操在中军”:毛本原文“中军”作“军中”。

第五十八回“把守西门”:人民文学本“把守”改为“守把”。

第六十回“语言不逊”:人民文学本“语言”改为“言语”。“于衣壁中埋伏刀斧手一百人”:人民文学本“衣壁”改为“壁衣”。

第六十三回“因直言忤触刘璋”:人民文学本“忤触”作“触忤”。

第六十四回“如何得退兵”:人民文学本“退兵”改为“兵退”。“费观保举南阳人姓李名严字方正”:人民文学本“保举”改“举保”。

第六十五回“先通名姓”:人民文学本“名姓”改为“姓名”。“当先避其锐气”:人民文学本“当先”改为“先当”。

第六十六回“今又恐泄漏”:人民文学本“又恐”改“恐又”。

第六十七回“汝到此为何”:人民文学本“为何”改“何为”。

第六十九回“依乎堂宇”:人民文学本“堂宇”改为“宇堂”。

第七十回“尽弃了许多栅寨”:人民文学本“栅寨”改为“寨栅”。

第七十四回“公急勒回马时”:人民文学本“回马”作“马回”。

第七十六回“且嘱勿漏泄”:人民文学本“漏泄”改为“泄漏”。

第八十一回“我自幼学习武艺”:人民文学本“学习”改“习学”。

第八十二回“孙桓引二万五千马军屯于宜都界口”:人民文学本“马军”改为“军马”。

第九十五回“鬼神莫测”:人民文学本“鬼神”改“神鬼”。

第九十六回“命把守陈仓道口”:人民文学本“把守”改为“守把”。“逵于林木茂盛处及险峻小径”:人民文学本“茂盛”改为“盛茂”。

第一百回“即分兵两路”:人民文学本“分兵”改“兵分”。

第一零四回“不知主何吉凶”:人民文学本“吉凶”改为“凶吉”。“只见军中数十员上将”:人民文学本“军中”改为“中军”。

第一零六回“落星处必斩公孙渊矣”:人民文学本“落星”改为“星落”。

第一一三回“吾兄弟共典禁兵”:人民文学本“兄弟”改为“弟兄”。

第一一四回“那火便是火号”:人民文学本“火号”改为“号火”。

2.三音词的例子也有

如:

第四回“偶见双飞燕于庭中”:人民文学本“双飞燕”改为“双燕飞”。

第十二回“拜哭曰”:人民文学本改为“哭拜曰”。

第五十回“一边是彝陵北山路”:人民文学本“彝陵北”改为“北彝陵”。

3.四音词的例子也不少

如:

第十回“零碎皮骨悉为雷火消灭”:人民文学本改“零碎皮骨”为“零皮碎骨”。

第十五回“城下城上人见者无不喝采”:人民文学本改“城下城上”为“城上城下”。

第二十三回“当何从便”:人民文学本改为“当从何便”。

第四十二回“曹操方才神色稍定”:人民文学本“方才神色”改“神色方才”。

第八十八回“三路军夹将攻来”:人民文学本“夹将攻来”改“夹攻将来”。

第九十回“四时宰牛杀马享祭”:人民文学本“宰牛杀马”改“杀牛宰马”。

第九十一回“读祭文毕”:人民文学本作“读毕祭文”。

第一一二回“人马困乏”:人民文学本改为“人困马乏”。

4.四音以上词的颠倒偶见:

第一零二回“可以搬运昼夜不绝”:人民文学本改为“可以昼夜转运不绝也”。

初稿完成于2016年10月,2017年2月再整理

游戏工作室,提供专业化运营,获得高回报!

关注公众号“币宇”

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 ssrs225@163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
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chaoyi56.com/24896.html